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8的文章

帶著團隊飛翔的兩張翅膀

今天下午在花園新城女童軍活動中心跟荒野保護協會第六期編輯採訪志工聊天,其中來不及講到的講故事與組織文化的建構及傳承,以前寫過相關文章,貼在後面供大家參考...
帶著團隊飛翔的兩張翅膀
「妹妹說你跟荒野幹部演講領導人的素養時,提到文化與制度對一個組織發展的重要,講的很有趣,爸爸你是不是可以跟我們再詳細說明一下?」A寶在我們全家周末例行散步之前,提出要求。 「沒問題,其實不只是一個組織或團隊的成長與發展,其實只是一個小小的活動要完成,都必須有許多人的汗水與心血的投入,有些人會被看見,有些人不被看見,就像一個團隊的運作,有些因素是看得見的,有些因素是看不見的,你們說說看,哪些是看得見,哪些是看不見的?」 A寶想了想才回答:「看得見是活動辦得好不好,有沒有達成目標,流程控管的好不好……等等。」 B寶補充:「看不見的是他們為什麼要辦這個活動,活動的精神是什麼?」 我點點頭,又搖搖頭:「你們講得雖然也算對,但是不夠深入。不管是活動還是一個組織機構的運作,我們從表面上看得見的是技術、業績、專業知識、規章以及制度……等等,背後看不見的是人際溝通、理念想法,態度風格乃至於價值選擇……等等。」 停了會,我才繼續說:「就以你們現在已經開始在經營一些團隊來說,一開始一定是有個共同的目標,然後經過大家討論,決定該用什麼方式達成這個目標,這種方式就是所謂組織的流程,當事情愈來愈多,就會發展出一些具體可行的規則或模式,也就是形成制度,這些過程相信是我們都很熟悉的,可是當組織愈來愈大時,就必須輔以組織文化來協助,否則單單是靠制度最後會產生許多後遺症。你們先說說看,制度對組織發展有什麼好處或壞處?」 A寶搶先回答:「制度很明確,照章行事,沒有爭議,但是壞處就是沒有彈性、死板。」 B寶補充:「制度可以使組織運作比較有效率,減少組織出錯的機會。」
「沒錯,制度最大的好處就是明確又有效率,容易複製,有了制度對組織不斷的成長擴展是非常方便的,但是也因為這個世界變化越來越快,愈來愈複雜,有許多的突發狀況,制度不可能規範到所有細節,這時候該如何反應與處理?而且若以防弊角度來看,制度規範的再嚴謹,還是會有漏洞,最後一大堆煩人的規定,卡死了許多創意,更累死了許多循規蹈矩的人。不過除此之外,對於組領導人來說,尤其是非營利組織這類公益團體而言,制度最大的致命傷害就是,你依法可以制定組織的制度,但是另一批新的幹部,也一樣可以依法改變你原先…

天長地久的願望

圖片
「偉文,你近來還好嗎?」龍應台老師問。
我大笑回答:「老樣子,但是沒有你好,不像你能到南台灣陽光充足的地方療癒!」
昨天晚上,在荒野志工曹瑞芳的邀請下,一起出席龍應台老師的新書發表會。因為瑞芳近年成了龍老師的「閨蜜」,所以拿到演講第一排的貴賓保留位,瑞芳是馬祖人,十多年前荒野前往馬祖南竿保護清水濕地時,認識了一大群熱心的馬祖人,而瑞芳與龍老師結緣則是協助老師在著作「大江大海」時幫忙聯絡與安排那些經歷大時代戰亂的長輩們。 新書發表會在中山堂,參加民眾非常多,把會場擠得滿滿的,還有遠從高雄專程到台北聽演講的民眾,也有許多從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來的粉絲。
龍老師一上台就說:「如果你覺得參加像今天這樣的聚會很特別的話,其實對我也是,因為這是十年來我唯一一次新書發表會。」的確,龍老師很少公開演講,雖然每次演講總會有人幫忙整理出演講稿發表,不管是在北京或香港,這次有直播這個新工具,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同時在網路上參加。 昨晚的演講非常感人,大家真的要上網看,演講後觀眾的現場提問,真情流露、動人心弦。內容我就不轉述了,大家就直接上網看吧!
為什麼說龍老師到屏東潮州小鎮定居,是療癒之旅,雖然一開始是想陪伴她高齡九十多歲且已失智的媽媽,但後來發現,最大收穫是她自己被療癒了。讓原本已被台北的負面能量壓得破碎的自己慢慢復原。 龍老師提醒大家,但更像給自己打氣:我們不能被負面能量打垮,我們要有正面的願望。 是的,在這壞消息這麼多,網路酸民無所不在的時代,一定不能讓自己被負面情緒給打敗,要有信心,要開心,要做些自己真正在乎,真正重要的事情。
在龍老師搬到屏東之前,有一次假日登台北近郊的山,當時詢問剛卸任文化部長的她,好奇以她這麼典型的知識份子,具有華人自古以來的士或文人素質的作家,投身至台灣這麼喧囂甚至無厘頭的政治環境,到底有何心得?卸任後的計畫是什麼? 只見龍老師語氣堅定的說,以後我要把時間花在真正長遠的事物上,不管什麼政權執政,不管當下的時勢如何,希望我努力的研究或創作的東西,可以超越當下政治的紛紛擾擾。
她的新書書名「天長地久」,內容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情感的,也就是身為子女的她陪伴失智的母親;另一部分是理性的,也就是企圖從長輩成長經歷過的戰亂,讓我們這些身為子女或後生晚輩,知道他們是如何走過從時代走出來,所以書中附了很多背景說明與珍貴的照片。 我看著書封上的「天長地久」沉思著,提醒自己,於網路社群媒…

綠色婚禮正流行

圖片
阿傑在臉書分享與宜真結婚12周年的感言,這場婚禮採茶會方式,AB寶也有上台表演扯鈴與獨輪車,結婚禮金全部捐給荒野與台北鳥會,後來我在雜誌的專欄也寫過相關主題,下面附上...
綠色婚禮正流行
  讀中學的女兒為了寫一份作業需要找她們小時候的相片,翻箱倒櫃中找到一盒我結婚時的資料與相片,她們興緻盎然地看著相片,一邊取笑我年輕時的模樣,一邊也好奇地問:「你們的婚禮好像與一般人不太一樣,倒是有點像不久前我們去參加荒野幾位叔叔婚禮的形式。」   的確,荒野保育部主任東漢婚禮採用茶會的方式,而且不寄實體喜帖,更早一點,也有資深志工幹部宜真與阿傑不只是用茶會方式,而且全部禮金捐給荒野以及其他生態保育團體,至於至戶外舉行餐宴,省下燈光與冷氣的荒野志工的人數也很多,大家除了力行節能減碳之外,也是想用心設計一個特別的婚禮,除了給自己人生大事留下特別的回憶之外,也可以讓參加的賓客玩得更自在與有趣。 因此,綠色婚宴正當流行,在豪華飯店跟一桌幾乎不認識的客人一起吃喜宴,簡直是太遜了,既沒創意,又不環保也不好玩。這年頭那個年輕人做的事情不是追求又炫又有意義嗎?
  我在三十年前結婚時,就決定設計個有意思的婚禮,因為每次我去參加朋友的傳統喜宴時,總是吃得很不自在,因此當然不願意好友們來參加我的婚宴也覺得是在受罪。   當年還沒有全球暖化節能減碳的概念,而且正當台灣股市正在狂飆,房價一日三漲,大家樂盛行的瘋狂年代,但是現在回顧,當年我的婚宴還算蠻符合現在的綠色婚禮風潮。
  我的婚宴本身雖然沒有花多少錢,但是卻相當花心思,希望每個會來婚宴的朋友,都能充份參與,也就是能玩得盡興。   從訂婚之後,我就將訂婚戴戒指的相片貼在自己設計的西式訂婚卡上,廣泛寄給同學與老朋友,訂婚卡裏附上一張祝福卡與已貼好郵票的回郵信封。希望收到這張訂婚通知卡片的朋友們,在祝福卡上貼上自己全家福相片或與女友的合照,然後寫一些祝福的話,然後寄回給我。   訂婚卡寄出後,中間隔一個聖誕節與元旦新年,我又寄出一張自己絹印的簡單賀年卡,針對還沒回祝福卡的朋友,再寫幾句話提醒他們趕快寄回。   到了正式婚宴前要寄喜帖時,我就只邀請那些有貼上自己近照與寫祝福卡的朋友,若一直沒有回訊的人,就不丟「紅色炸彈」去騷擾別人,也免得有「打秋風」之嫌。   婚禮我是結合茶會,自助餐及晚會三種型式。下午的會場佈置成讓參加者可以各自開同學會或老友碰面聊天的機會,當然會場…

機器人會取代我們的工作嗎?

圖片
利用假期難得的好天氣,媽媽領軍帶著AB寶進行春節前,一年一度的全家大掃除。 A寶站在椅子,擦陽台的落地窗,一邊念著:「假如有機器人幫忙打掃,該多好啊!」 B寶提醒A寶:「羅叔叔家不是有一台像飛盤的掃地機器人嗎?我相信科技這麼進步,不久以後很多工作都會由機器人代勞。」

這時候A寶想起來了:「最近這一年機器人的話題很夯,媒體有很多相關的報導,有一些報導還預測不久之後,每五人就會擁有一台機器人,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還說,家家戶戶都會有機器人呢!」 這時候B寶反而不確定了:「這幾十年來,每一段時間就會有人預言機器人的時代來臨了,還不是都是太樂觀的預測。」
我在客廳整理堆在牆邊的資料,也加入AB寶的討論:「我們要看趨勢的轉變,不只是看有多少人在談,而是有多少人在做,已經採取實際行動。國內生產工業機器人的企業就說,2014年是轉折點,因為以前客戶只是問,只是談,但是現在開始下訂單,開始買了。鴻海董事長也說他的工廠在2014年會有百萬機器人大軍,你們想想看,為什麼眾多趨勢都指出機器人會是未來最重要的產業?」
A寶搶著先回答:「是不是鴻海之前出了一些工安意外,覺得機器人比工人好用?」 我點點頭說:「的確,工廠裡許多危險的,辛苦或無聊的工作,若是能交給耐高溫,耐汙染,精確不會出錯,24小時全年無休,不用退休金,又不要各種福利,更不會鬧脾氣的機器人來做,企業主也不用再擔心員工罷工,跳樓等等風險,何樂不為。其他還有什麼原因?」 B寶接著回答:「因為人工智慧的進步,機器人愈來愈聰明,可以做的事愈來愈多,好像google公司正在全力發展無人車,也常聽到美國軍方用無人飛機進行偵查或轟炸的任務?」 A寶挑B寶的毛病:「無人車算是機器人嗎?」 我同意B寶的觀察:「機器人加上人工智慧,未來的世界真是令人有無限的想像啊!機器人不一定真的必須是人的形狀,凡是能夠模擬人類行為或思想,具有自動控制功能的機器,就可以稱為機器人,所以B寶說的,能夠自動駕駛的汽車的確也算是機器人,可以當作人坐在機器人的懷抱中嘛!如果以較廣義的機器人來講,這些年工業機器人已大量進駐工廠,甚至服務性的機器人也悄悄地進入我們的日常生活,甚至現在剛開始萌芽的穿戴裝置,讓人類與機器的連結變得更為自然,屆時將來或許人人都是部份的機器人呢?」
停了一會,我繼續問AB寶:「你們揣測一下,假如便宜又好用的機器人開始出現在每一個領域,一定會改變每一個人的生活,那麼世界會…

宗教與教堂

圖片
日本的神社是神道教的象徵,也是他們最古老的宗教,相信萬物有靈,算是較原始的多神教。後來在中國魏晉前後從韓國傳入佛教,然後在唐朝派遣學問僧直接從中國引入佛教後,至今是最普遍的宗教信仰,但是明治維新之後的西化,讓基督教也在日本社會散播開來。

有趣的是,日本人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很自然,絲毫沒有矛盾違和的採用不同的宗教儀式來面對,比如出生的時候用神道教的儀式,結婚時採用基督教,在教堂裡證婚,至於死亡時幾乎都用佛教的儀式送往西方極樂世界。
出生與死亡,通常我們自己沒有太多的決定權,但是面對結婚這件終生大事,多少自己可以作主,而且每個人多少有些浪漫的想像,因此近年日本許多飯店都會挖空心思蓋出個具有特色的結婚教堂,並且包辦一切結婚的流程,也藉此為飯店打知名度。
著名建築師安藤忠雄在北海道星野度假村裡所蓋的「水之教堂」,多年來無時無刻總有許多來自世界絡繹不絕的觀光客來此朝聖,近年來在廣島附近的尾道,一個類似基隆般,靠山面海的港灣小城,蓋了一座緞帶教堂,整座教堂由兩條環繞的緞帶狀坡道交錯而成,彷彿細胞染色體的雙螺旋結構。

新娘新郎各走一條坡道,盤旋而互相交錯而過上卻不會相見,最後兩人才在建築物頂端相遇,或許這也是象徵兩個來自不同家庭的人在經歷各自人生上半場後,在此相遇後共度往後婚姻生活。
有時候會好奇,為何基督教形式的婚禮會演變出適合各民族或不同宗教都能接受的符碼,不管是白紗禮服,戴戒指,還是像這種有浪漫造型的宣示祭壇?是藉由強勢的好萊塢文化引領的流行嗎?

打開書本去冒險

圖片
今天去參加2018世界閱讀日的記者會,這是文化部,教育部以及閱讀文化推動協會以及全台灣各縣市圖書館及獨立書店所共同主辦的活動,除了相關的活動之外,還有專門的閱讀網店。 主辦單位希望我上台跟媒體朋友分享我多年來推動親子閱讀的心得。
近年來我們已經把數位閱讀與影像閱讀也當作閱讀的一部分,甚至已經成為最重要的閱讀素材,的確,影像很吸引人,有趣生動,理解的門檻低閱讀無障礙,數位閱讀方便迅速無所不在,現代人幾乎無法想像沒有網路該如何過生活。 紙本的閱讀與數位及影像閱讀不同,通常它是安靜的,緩慢的,也是孤獨的,沒有從螢幕中忽然跳出一個什麼訊息來干擾我們。 因為安靜,因為緩慢,我們會停頓,會停下來思考,會在字裡行間去想像,這是紙本閱讀帶給我們的第一個好處。 因為孤獨,所以我們會跟自己對話,所以有人說,閱讀書本,就是在閱讀自己。在這個變化迅速且喧囂的時代,安靜下來與自己對話是很重要的事,這是閱讀帶給我們的第二個好處。 另外,也因為網路閱讀太方便,我們會習慣且不由自主地一直滑一直滑,從這個訊息跳到另一個訊息,網路在搜尋某個特定資料時很方便,但是對於建構屬於自己的精神世界幫助並不大。在這個不確定的時代裡,若能透過閱讀擁有屬於自己的精神世界,才能在這個紛亂且容易挫折沮喪的世界中,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 以前我們常會說,書本就像一扇窗,打開書本就像冒險一樣,可以探索未知的世界,不過到今天,這個功能也許透過無所不在的網路更有效,反而打開書本的冒險是朝向自己的內心世界去探索,閱讀的無限可能其實就是來自於內心的改變。 後面附上以前寫的一篇文章,「閱讀的無限可能」,這篇文章已收錄在「給自己最好的禮物」書中。
閱讀的無限可能
「學問乃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會心人商量得之之事。」 這是雖然圍城的作者錢鍾書提到有關讀書作學問時的描述。但是,我總覺得,閱讀這件事不管是獨自一人,或與二、三會心人,甚至與更多朋友一起討論與分享,都各自有不同的樂趣。

教養要從那裏開始?

圖片
昨天應老朋友蕭東連之邀,到北市國中家長會聯合會演講,雖然自從出版”教養可以這麼浪漫”以來已超過十年,對教養這主題的演講其實有點意興闌珊,但是每次看到參加的家長眼中的熱情光芒,也讓我鼓起精神力氣,繼續往前走..後面附上十年寫第一本教養書的序,也是我的初衷吧.

教養要從那裏開始? ──「教養可以這麼浪漫」自序
  日本著名的動畫導演宮崎駿某一次接受訪問談到他的起心動念:「現在的孩子每天都在失去一點希望,我實在不忍心看到這種現象,為了這群國家未來的主人翁,我決定終生投入電影的製作。」   台灣的孩子也如同日本一樣,在繁重的功課與莫名的壓力之下,屬於孩子應有的好奇與熱情也一天天消逝,眼睛裏的光茫也一天天黯淡下去。或許這就是我寫這些文章的主要原因吧!   當蘊慧知道我正在整理過去十多年來零零星星記錄下來,有關雙胞胎女兒的文章,相當反對集結成冊,她說:「誰會對於我們怎麼帶孩子有興趣?」「我們的孩子資質普通,人家敢出書所寫的孩子都是超資優的,AB寶這麼平凡會不會貽笑大方?!」   其實我的想法正與蘊慧相反,正因為我們孩子資質一般,而且我們採取的教養方式也幾乎都不必特別花錢,父母也不必多能幹多厲害,是夫妻都得上班的台灣普通家庭,所能運用的資源所過的家居生活,這才對大家有幫助:「只要願意,你也可以這麼做。」   雖然我與蘊慧在大的價值觀是相同的,但是生活習慣學習態度卻有非常大的差異。 比如說,我們都認為孩子的常規養成是教養最重要的核心,因此,孩子必須有規律的作息,每天分担做家事,不吃垃圾飲料食品,這些我也都同意,但是也覺得不必死板板的像天條一般。所以我常常在和AB寶一起出去散步時,偷偷買些垃圾飲料給她們享受一下,因為規律是必要的,但是在無傷大雅的情況下,也應該容許小小的放縱一下吧?
  又比如說,蘊慧堅持孩子每天九點半要上床,最遲十點要入睡,同時也認為每天教的功課一定要搞懂才能做別的事情。這兩個「常規」有時候會矛盾的,A寶在小學二年級時就發現了:「媽媽每天晚上九點以後就會開始發瘋,聲音會變得好大聲!」   或許因為我從小到大不只沒有補習也從來沒有大人會檢查我的功課,所以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有許多道理搞不清楚,許多以前該學會的功課不只當時沒搞懂,甚至現在也沒搞懂,可是,我還不是活得好好的。我的讀書習慣是「知道」自己那些地方還沒弄懂,然後就把它包裹起來(在心理上)放著,先跳著往後面看下去,或許不久就懂,或許…

帶著孩子在天籟下起舞

圖片
前天錄大愛電視台”似水華年”節目的映後座談.訪問”曼菲”導演陳懷恩與北藝大的何曉玫教授,對現代舞有進一步的認識,也想起多年前寫過的一篇文章

帶著孩子在天籟下起舞
在這個變化快速的年代中,還有多少人對兒孫輩以後的事情懷有夢想?   幸好我發現我周遭多的是不死心的朋友。
這一段話是我十多年前寫給荒野保護協會裏,有興趣參與帶領兒童的志工的一封信,也宣誓了我們願意長期投入兒童自然教育的決心。 有不少朋友問我:「到底你們荒野保護協會想做什麼?」「你生命中的夢想是什麼?」   仔細想想,其實我們的夢想是這麼單純:荒野只希望大家能帶著孩子在天籟下起舞。   我夢想每一個在台灣長大的孩子都有機會感受到台灣大自然的美好,讓大自然裏的豐富能在往後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成為滋養的來源。   我很擔心,現在台灣的孩子絕大多數住在都市水泥叢林裏,擁擠及危險的空間使孩子的視野只及於幾公尺之內,生活中接觸不到大自然,體會不到來自大自然的生命力。
很難想像,沒有被自然感動,沒有與其他生物互動經驗的孩子,長大後會如何看待其他生命?  很難想像,從小沒有機會接近土地,沒有機會接近台灣鄉土的孩子,長大後會如何對待台灣的自然環境? 很難想像,等這些沒根的孩子長大,開始主導台灣的未來時,台灣會走向何處?

  生物成長中有所謂「銘印現象」,比如某些種類的雁鴨在破殼出生那一剎那,出現在牠面前的生物就會被視為牠的母親。我們相信人類也有銘印現象,在孩子感受力最強的時候,若能給他正面且善意的情緒感受,這種感動的力量乍看似乎細微不起眼,卻可能是一個孩子改變的契機,或是成長歷程裏生命力量的活水源頭。 常常很感慨,許多重要的國際召開時,各國領袖義正詞嚴地說:「我們要正視貧富差距的嚴重性,解決貧國饑餓的問題……」一轉身,在他們眼前的是成千上萬的龍蝦生蠔,一桶桶魚子醬、鵝肝醬……;在會場外,多少兒童在水溝垃圾桶裡找東西吃以求活下去。 貧窮問題太複雜,牽連的政治、經濟與社會層面太廣,包括國際間的公平正義對上全球化的盤根錯結,但是,就算如此,我們還是可以盡己之力做點事的。 如何讓每一個孩子至少都能在基本的生活條件下健康地成長,如何讓孩子接受基本教育的機會平等,這兩項基本兒童權應該是以國家機制去保障的。在個人奉獻上,不管對於智識教育的投入,濟貧救危的付出,我們都深深肯定與欽佩,但是,除此之外,我們可以為孩子做什麼? 我們覺得,在孩子成長過程中,物質與智識教育當然重要…

聽看春天

圖片
你是如何知道春天到了呢?   二月過後,我就「聽」到了春天來了!   清晨四時許,早起的紫嘯鶇的鳴叫聲不再是單調粗糙的單音,而變成繁殖季節才會有的婉轉又柔美的歌聲時,就提醒了我,春天到了!   果然,早晨在社區後山步道散步時,在陽光照耀下,看到遠遠近近的各種樹木枝椏末梢,透出淺淺深深各種綠,嫩綠、淺綠、鮮綠,我又看到春天到了!

  曾經有個知名藝術家在紐約街頁看到一個瞎子,胸前掛張大紙板,上頭寫著「我是瞎子」,向路過的人討錢。那個好心的藝術家身上沒帶錢,就對那個瞎子說:「我幫你加幾個字。」結果沒多久那個原本空空的盆子,很快就裝滿了錢。那句讓路過的人都會動容的話是:「現在是春天,而我是瞎子!」   是的,在春天,你會想起什麼?
  普魯斯特在那厚厚十餘冊的名著「追憶似水年華」中有小小一段話:「有時候,你會突然想到某一個春天,所聽到的一個名字…」   知名的哲學家桑塔耶納在哈佛任教時,有一天正在上課,看見夕陽斜照入教室,突有所感,一手扔掉粉筆說:「我與陽光有約!」隨即步出教室,從此放棄人人稱羨的教職,悠遊於世。 可是,大部份的人,只能喟然嘆道:「我與客戶有約!」然後守著小小的辦公桌,守著電腦螢幕,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我們曾經擁有過的夢想,是否在現實中逐漸消逝?我們是否在忙碌的生活中,逐漸失去了對生命的感動?
  還有一個人,曾經在二十一歲的某個春天早晨,看見照進房間的燦爛陽光,聽見窗外小鳥悅耳的歌聲,他感謝上蒼賜給他的幸福,但也想起周遭更多人的苦難而感歎,於是他嚴肅地對自己許諾:「我允許自己在三十歲之前為學問和藝術而活,但在三十歲之後,我要為人類奉獻餘生。」   當史懷哲許下這個高貴的誓言後,在三十歲之前悠遊於音樂、哲學等領域,到了三十歲,他真的就決定到非洲行醫,以三十歲的年齡重新去讀醫學院,花了八年取得醫師資格之後,真的往後一生都在非洲渡過。   其實年紀愈大,愈能體會到李商隱寫的「曾醒驚眠聞雨過,不覺迷路為花開。」尤其這些年在全球化競爭的壓力之下,周邊許多朋友每每為周報表,季績效或年度計劃忙得一路往前衝,用一個又一個數字堆疊起自己的人生,從來沒有因為貪看路旁野花而迷路的經驗。   但是,在人生中,為了欣賞沿途的美麗野花而迷途,這種情趣與自在,我覺得更是生命之所以美麗之處。人生旅途處處繁花似錦,處處值得我們品嚐讚歎,不是嗎? 內心裡常有兩種力量在拉鋸,一種是孔子「知其不可而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