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20的文章

在城市與荒野,黑暗到破曉間寫作

圖片
相對於主流,我喜歡處在邊緣的位置,除了邊緣可以讓人保持清醒,邊緣也比較容易匯聚各種不同的事物與思想。因此,對於住家的選擇也是如此,我住的社區位在台北盆地南緣山坡上,離市區不算遠,算是都市的邊緣,但是社區就緊鄰雪山支脈,也算是自然荒野的邊緣。
因為房子位在山坡上,正門的方位雖然是坐北朝南,但是我的書房正面卻是朝北正對著觀音山,從左側林口台地到淡水河,到右側的大屯山,一覽無遺,因為書桌擺在原來陽台的位置,所以往外突出做了三面落地窗,所以從東邊的日出,橫越 天際到西邊落日,我可以追蹤太陽一整天的軌跡。

而且從二十年前搬到山上後,我就改變了作息,從原本的夜貓子,變成早起的鳥兒。我喜歡在天色全黑時就起床,坐在書桌前望向猶有燈火的台北盆地,然後看著天色慢慢轉亮,在這只有鳥叫聲的清晨,靜靜的閱讀與寫作。 依著一年四季的不同,陽光照射到書桌的時間也不同,但通常在那之前一、二小時就可以看到光線從東邊斜斜地將部分的台北高樓點亮,那是種金碧輝煌的色彩。 有人說我寫的文章太正面,太樂觀了,大概是因為我下筆時,總是在那破曉時分。... ―聯合文學”我的靈感角落”邀稿

一切虔誠終必相遇--【機遇‧昨日的重逢】影像詩文集推薦序

圖片
認識明易已二十多年,因為都是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幹部,常常一起開會,不管任何時刻見到,他臉上總帶著靦腆的笑容;也因住同社區,電腦白痴的我,有任何相關問題就跟他求救,而他總有求必應,盡其所能來幫忙。

  我相信就是如此個性,讓他能回應生命中出現的機會與緣份,不管是與朋友或自然生命的相遇。哲學家唐君毅曾寫過一句很美的文字:「在遙遠的地方,一切虔誠終必相遇。」的確,不管是遙遠如冰河之地或者近在住家附近,都必須懷抱虔誠之心,才能遇見來自我們生命中的呼喚。
  因此,明易這一趟昨日的重逢,並不只是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的旅行,更像是一個人尋找自己內在心靈的過程吧?在旅途中,我們可以安靜的面對自己和這個世界。
  蔣勳老師曾寫過:「許多朋友到了中年,會突然懷想起青年時讀過的『流浪者之歌』,也許是再次出走吧?從叫囂的聲音中出走,從憤怒的人群中出走,走向一片寬和平坦的心境中去。」
  旅程中,明易也不忘拍下照片,往往我看著這些精采的作品,只能嘆口氣,是的,透過照片的神遊,對於大自然中的神秘與壯麗,美到極致就只能是一聲嘆息了!
也想起古人所說的「幸有我來山未孤」,眼中的風景,常常迴映出自己的心情,旅行跟閱讀很類似,像搭時光機,藉此不斷與過去的自己相遇。在照片旁,明易所寫的詩詞短文,也是內心的映照。
或許,旅行的地點不再重要,途中碰到的人,遭遇的事才是關鍵,正如余秋雨先生所說:「平時想起一座城市,先會想起一些風景,到最後,必然只想這座城市裡的朋友。是朋友,決定了我們與各個城市的親疏遠近。」
  我們每天都會遇到許多人、許多事,我們也曾參加過許多活動,看過許多文章,趕赴許多約會,但那些經歷絕大部份隨風而逝,了無痕跡,但是我們也可能因為某次的相遇,而使得生命從此不同。
  一邊讀著明易的「機遇」,一邊也想著,祝福朋友們都能有如此的機遇,都能成為彼此生命中不斷流轉的美麗因緣,這也是佛陀在二千多年前提醒我們的,這世界上所有的相遇,即便是此生的初次相遇,都是在浩瀚時空不斷流轉中的久別重逢啊!
  呵!每個初次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多麼浪漫,也是多麼溫暖的幸福啊!

  蔡明易影像展....明易的解說
話說剛加入「荒野」後的某晚,於協會遇到時任秘書長的偉文兄,見到我時很興奮地說:「聽說你很會攝影,剛好我們解說員也經常要拍照記錄,這樣好了,我們在內部成立一個攝影社團,讓解說員對於影像記錄能奠定更好的基礎。」雖然平時偉文講甚…

吃素救地球

自古以來,有許多人是因為宗教信仰而吃素,但是近些年來有愈來愈多人因為各種不同的理由加入吃素的行列,有的是因為健康因素,也有的是基於保護動物的觀念,這些人甚至不使用任何的動物製品,包括皮衣、皮包或皮鞋等等,另外,還有一種愈來愈多的族群是因為環境保護的關係,他們相信吃素可以救地球。     (一)工廠式的畜牧業傷害了地球 現在我們吃的肉,不管二隻腳或四隻腳的動物,幾乎百分之百是人類養的,而不是從山裡獵來的,甚至連魚類從海裡抓的比率也節節下降,目前人類吃的漁產也有半數以上是養殖的。 畜牧業為了降低成本大量生產,幾乎都是集約式畜養,也就是像工廠生產線一樣,圈禁起來餵飼料。雖然經過不斷育種改良,不管是雞、豬或牛,都可以在很短的時間迅速成長而上市,但是即便所謂「換肉率」再怎麼提升,一隻動物總是要吃下很多公斤的飼料才能長成一公斤的肉,如果人類直接吃那些當作飼料的大豆玉米,對節省地球資源來說,一定是較划算的。 為了種這些作物,必須耗費大量的肥料農藥與殺蟲劑以及灌溉系統與收割運送都必須耗費大量化石燃料,根據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的資料,要養出一頭牛就得花上八桶石油。 除此之外畜牧業最令人詬病的是,為了種飼料用的大豆玉米,許多原始森林不斷被砍伐,再加上中美洲那些貧窮國家的貧窮老百姓,為了生存,不斷燒掉熱帶雨林改成牧場,根據國際雨林行動組織的調查,每生產一個速食漢堡所需要的牛肉,就必須毀損大約五平方公尺的熱帶雨林。 曾經擔任美國華盛頓州立大學動物系主任的專家,在他經典教科書「動物科學」裡也寫著:「為了113克的漢堡肉,必須砍掉一噸重的巴西雨林樹木」,自然界花了數十年才形成雨林,但是人們卻為了一口牛肉而摧毀它,雨林一旦消失,就永遠消失,至少在人類可預見的未來,是很難恢復的。 有團體曾經估計,若把真正的社會與環境成本算進去,一個漢堡真正的價錢應該是二百塊美金。     (二)水資源的耗損 聯合國曾經公布調查報告,全世界的淡水資源已不敷人類使用,國與國間將會為搶水而紛爭甚至戰爭。 美國水教育基金會曾計算,生產454公克加州牛肉需要九千三百二十七公升的水,比我們每天洗澡,洗半年所用的水還要多。這些畜牧場所需的水是抽地下水,這些地下水都是從上次冰河時期溶解的冰河留下來的,不像一般水庫或河流,可以靠降雨來補足水量,一旦這些地下水用光了,就絕對不會再有了。 其實台灣每年耗用的水也有一半是抽地下水,這些地下水也有一大部分來自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