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嚴長壽與均一實驗中小學

圖片
當遊覽車緩緩地駛進均一實驗中小學的校門口時,嚴長壽董事長已在校門口等我們。
這次的台東蝸行有一站是由荒野老伙伴,也是文曄教育基金會的執行長溫淑媛安排參訪嚴董事長辦的這所學校。
想不到才下車,嚴董事長就認出我,記憶力實在令人驚訝與佩服。其實與嚴董事長只有在十多前有數面之緣,那是為了蘇花高速公路的議題,他挺身而出號召他各領域的好朋友一起召開記者會,他的協助,是荒野努力多年後最關鍵的臨門一腳。        常會想著,嚴長壽、林懷民、蔣勳、黃春明、龍應台......這一批七十來歲的前輩,三四十年來,一直是台灣社會的標竿與典範,他們的視野與行動力,引領著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可是之後的五六十歲的世代,也就是正在蝸行的我們,可有如此的獻身精神?
一邊想著,一邊跟著嚴長壽董事長參觀學校,因為是周五學校還在正常上課,所以我們也得以觀察學生的真實模樣,令人訝異的是,不管在校園,在課堂,在操場,在禮堂進行英文演講比賽……學生流露的健康、自信與光采,加上寬闊明亮且富設計的校園,彷彿置身在歐美國家一流的中小學裡,但特別的是,這些學生依嚴董事長的堅持,有三分之一名額給原住民,三分之一給台東地區弱勢孩子,只剩三分之一開放給來自四面八方的一般孩子(也就是家境或許比較富裕的)。. 參訪完後,嚴董事長還花了一、二個小時跟我們分享了他辦學的理念。均一中小學的均一是「均等、一流」的意思,除了這個座落在所謂台灣的後山,偏鄉中的偏鄉的實驗學校外,網路上還有一個「均一教育平台」,提供給所有華人社會的老師與學生,一個免費的學習平台。誠如多年來嚴董事長一再提醒大家的,時代改變,教育必須不一樣,要善用網路打破國家疆域,進行沒有邊界的學習,而學校與老師的任務也必須改變。 不應該偏重記憶與背誦,而應該培養感性、同理、思考與判斷的能力。 嚴董事長在分享中強調五大方向,茲轉述如下: 1、用「獨一」來取代「齊一」,試著把每個人的獨特之處引導出來。 2、「雙語」、甚至「三語」(國語、英語、程式語言),掌握與世界連接的溝通工具。 3、「技術、學術、藝術」三術缺一不可,才能創造最大價值。 4、「做事」的能力、「做人」的能力、「生活」的能力三者兼具,成為生命豐富而具有自信的公民。 5、強化4C能力:合作(Collaboration)、.溝通(Communication)、思辨(Critical Thinking)、創意(Creativity),走出科技與…

回家路上的八百多根煙囪

圖片
將近三十年前,到高雄參加活動時順便去找大學同學,他選擇到高雄工業區附近開內兒科診所。 晚上在路邊的小吃攤吃消夜時,他仰頭乾了一杯啤酒,恨恨的說:「同樣繳稅,為什麼我們高雄人喝的水要一桶桶買,不像你們台北人打開水龍頭就可以喝!」歎了一口氣,他又說:「診所有很高比例的兒童都罹患上呼吸道過敏,我猜跟空氣污染脫不了關係。」 今年小女兒當實習醫生,也選了高雄的醫院,她說想用一年的時間認識這個城市。 十一月全家到高雄去找她玩,她特別帶我們到被濱海工業區包住的小漁港,然後說:「住在這裡的人,每天都要經過八百根巨大的煙囪才回得了家。」
看著暮色中閃閃發亮的擎天巨柱,想起了一個寓言故事。 在山腳下有一個農村,山泉甘甜,空氣清新,村民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有一天,村邊多了一座,二座、三座的工廠。不久後,有推銷員上門賣濾水器,空氣清淨機,最後甚至口罩防毒面具都來了。 村民覺得很奇怪:「我們不需要這些東西啊?」 推銷員很篤定:「不久你們一定會需要的!」 果然,工廠一天24小時不斷趕工生產,汙水排向溝渠,煙囪的黑煙也始終壟罩在村莊上空久久不散。 於是家家都需要濾水器,雖然人人都要戴著口罩與防毒面具,但是工廠賺錢,在工廠上班的人賺錢,推銷員也賺錢,政府收到稅收,人人誇說經濟成長改善了生活。 其實這不是寓言故事,故事裡的村子當然也不特別指高雄,而是在台灣各地,甚至全世界,正在發生的故事。 前些年台灣的地方新聞中有個小小的報導,有個孩子肝癌死掉了,他到父親的夢中託夢說: 「阿爸你緊走。」叫他也已經肝硬化的父母親離開家鄉。於是父母聽孩子的話,弄了台三噸半的貨車,改裝加上廁所廚房,把所有家當放上車,被迫成了環境吉普賽人,不斷地移動,一個禮拜有六天開到溪頭的山林

報導者2.0升級全面啟動

圖片
報導者文化基金會在三年多前成立,這是在數位傳播興起,傳統媒體式微,淺碟式的即時新聞報導及素人網紅的聲量,擊垮專業且深入的新聞報導的時代中,台灣第一個以完全公益基金會的型態,製作深度報導的新媒體。
所謂公益,不只是沒有商業廣告,不受任何政黨或意識形態所影響,基本上也沒有「老闆」,完全由有理想且傑出的新聞記者,秉持公正客觀、獨立的報導事實。 捐款贊助者不能影響新聞的走向,連董監事也不能對任何個別新聞的報導與採訪,事先給任何指導性的建議,總之,報導者基金會採取最嚴格的新聞自律來要求自己,期望在「假新聞」、「錯新聞」侵蝕閱聽大眾信心,而媒體本身又失去了守門員把關者的專業角色,報導者的深入報導,或許是讓民眾對了解議題比較放心的管道。 報導者基金會在前三年站穩腳步後,今年進入第二屆,目標以2.0升級版來要求自己,希望能夠全面的擴大影響力,也就是對報導議題的設定及內容產製,能夠對一般民眾更具親近性,更貼近社會當下的脈動。
其實若以新聞的品質而言,報導者過去三年,年年獲得卓越新聞獎,曾虛白新聞獎、吳舜文新聞獎……幾乎囊括國內所有新聞報導獎項,但是因為報導主題比較關心弱勢,也就是較為冷僻的議題,比較不容易引起廣大的一般民眾關注,所以2.0版決心走出同溫層,嘗試報導即時性的新聞,也就是希望投入部分人力也能朝向報導兼具時效與深度的議題,比如說,在十月普悠瑪號發生事故隔天,報導者就發了一篇重要的獨家報導及持續追蹤,呈現鐵路運輸的結構性問題,也改變了整個社會輿論的方向。
報導者的收入完全來自民眾捐款,今年除了原本的單筆捐款及信用卡定期定額捐款之外,也期盼能號召六十位報導者的天使,希望天使們每年捐五萬,連續三年,或當個大天使,每年捐十萬,連續捐三年。 當有這些定期捐款的承諾,報導者才能走得更長遠,是的,好的媒體,好的報導不會從天而降,因為有你的參與,才有「報導者」。

帶著團隊飛翔的兩張翅膀

圖片
「妹妹說你跟荒野幹部演講領導人的素養時,提到文化與制度對一個組織發展的重要,講的很有趣,爸爸你是不是可以跟我們再詳細說明一下?」A寶在我們全家周末例行散步之前,提出要求。 「沒問題,其實不只是一個組織或團隊的成長與發展,其實只是一個小小的活動要完成,都必須有許多人的汗水與心血的投入,有些人會被看見,有些人不被看見,就像一個團隊的運作,有些因素是看得見的,有些因素是看不見的,你們說說看,哪些是看得見,哪些是看不見的?」 A寶想了想才回答:「看得見是活動辦得好不好,有沒有達成目標,流程控管的好不好……等等。」 B寶補充:「看不見的是他們為什麼要辦這個活動,活動的精神是什麼?」
我點點頭,又搖搖頭:「你們講得雖然也算對,但是不夠深入。不管是活動還是一個組織機構的運作,我們從表面上看得見的是技術、業績、專業知識、規章以及制度……等等,背後看不見的是人際溝通、理念想法,態度風格乃至於價值選擇……等等。」 停了會,我才繼續說:「就以你們現在已經開始在經營一些團隊來說,一開始一定是有個共同的目標,然後經過大家討論,決定該用什麼方式達成這個目標,這種方式就是所謂組織的流程,當事情愈來愈多,就會發展出一些具體可行的規則或模式,也就是形成制度,這些過程相信是我們都很熟悉的,可是當組織愈來愈大時,就必須輔以組織文化來協助,否則單單是靠制度最後會產生許多後遺症。你們先說說看,制度對組織發展有什麼好處或壞處?」 A寶搶先回答:「制度很明確,照章行事,沒有爭議,但是壞處就是沒有彈性、死板。」 B寶補充:「制度可以使組織運作比較有效率,減少組織出錯的機會。」 「沒錯,制度最大的好處就是明確又有效率,容易複製,有了制度對組織不斷的成長擴展是非常方便的,但是也因為這個世界變化越來越快,愈來愈複雜,有許多的突發狀況,制度不可能規範到所有細節,這時候該如何反應與處理?而且若以防弊角度來看,制度規範的再嚴謹,還是會有漏洞,最後一大堆煩人的規定,卡死了許多創意,更累死了許多循規蹈矩的人。不過除此之外,對於組領導人來說,尤其是非營利組織這類公益團體而言,制度最大的致命傷害就是,你依法可以制定組織的制度,但是另一批新的幹部,也一樣可以依法改變你原先的制度,另訂一套。」 「哦?」A寶一下子還無法領會。 「講一個極端的情況,當一群夥伴辛苦創立一個團隊,努力了許多年,打下一片江山,當他們卸任之後,新的領導幹部可以合法地變更所有目標甚至…

有福報的人

圖片
有一次有一位老朋友到診所找我,一見面她就嚷著:「你好難約喔,怎麼都不在診所裡啊?」 我嘆了口氣,趁機「討拍」地說自己每星期有多少演講邀約,每星期要寫多少篇文章,又有多少會議,活動要參加,累死了…… 結果她忽然很慎重地看著我,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你真是個有福報的人啊!」 我嚇了一跳:「福報?」
她羨慕地說:「有那麼多人願意聽你演講,有那麼多的稿件邀約也代表有許許多多的人願意看你的文章,這一定是你前輩子做了很多好事,這輩子才有這樣的福報啊!」 我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想,甚至還常會怪自己為什麼會心軟,答應這些邀約,每次要出門都百般不情願,偶爾跟AB寶吐苦水時,她們也吐槽:「奇怪耶!不想去就不要答應啊,幹嘛把自己弄得那麼累?」 其實我也常常問自己這個問題,答案大概是自己有「與人為善」的傾向,只要是好事,我可以幫得上忙,怎麼忍心拒絕呢? 但是,「人家願意聽你講話,是你的福報」,這個觀點倒是從來沒有意識到,如今受教了,會更加感謝這一切邀約與相會的因緣。

我最快樂的時候
  快樂很多時候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是,有些令我們覺得快樂的情境的確可以追求或複製的,當然,每個人覺得快樂的狀態應該是不太一樣,對於我來說,只要想到有本好看的書等著我,然後隔天沒有什麼稿子要交,也不需要波奔遠地去開會或演講,那麼,這天晚上床上的閱讀時間就是我的快樂時光。
  不過,這種快樂,是很確定的,也較容易獲得的,因此,程度也比較一般。記得從小至今,可以持續較久,快樂程度也較大的狀況,是採購書籍前後那一段時光。   小時候,如同當時的一般家庭,生活是很拮据的,印象很深刻的是,我們家都是到巷口雜貨店買破蛋,當年雜貨店的蛋都是放在米糠中販售(就像買油必須自備瓶子去打油), 有些蛋在運送過程中破掉了,就挑在一旁,用比較便宜的價格販售。   但是即便在如此節儉的家用開銷中,每二、三個星期爸爸總會給我們一些錢,讓我們到位於牯嶺街的舊書攤買書。雖然當時舊書攤的書價已經很

信仰安頓我們的生命

圖片
這個星期到小琉球參加迎王平安祭,六十幾艘船載著六十多頂神轎遶島,之後連著五整天,這些神轎走遍全島每個巷弄,經過每戶人家的門口為大家祈福。

每頂神轎少則五六十人,多則七八百人輪流扛,從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到七、八十歲的老人家全都有,可以說是全島民眾人人參與這個盛大的祭典,很難想像年歲這麼大的長輩可以跟著神轎走完全程,甚至扛著重重的神轎,這大概是信仰的力量。

當地朋友給我看一段視頻,他的退休物理老師當神明降臨的乩童的畫面。我有點訝異:「物理老師?」其實是我少見多怪,因為在很多人心中,科學、理性與靈性、信仰,彼此不會形成衝突。

近代最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曾經說:「人生有許多經驗,其中最美的莫過於對世界的神祕與奧妙的體認,這是藝術的根源,也是科學的起源。我們如果從來沒有懷抱著好奇心,並且以敬畏心情來沉思這些奇蹟的話,就是虛度此生。有許多東西是沒有辦法理解的,卻真的存在,感受這些無法探究的智慧與真理,就是宗教情操的核心。」

人人都需要信仰,不見得必須透過特定的教派,宗教只是保存信仰的人為機構。人活著就必須面對兩個問題,生命是怎麼回事?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然後是另一個終極問題,我的生命是怎麼回事?我活著有什麼價值?

要能安心且積極地過生活,我們必須相信生命是有某種意義的,而這種意義就是我們信仰之所在,而意義的尋求可以透過各種型式,許許多多不同的宗教或教派只是各種讓人得以進入的方便法門而已。

而且,如果說那些科學無法理解的事物是虛幻不實的,那麼為何有那麼多大智慧的人,到了生命某一個時刻就會全然託付於宗教信仰?他們看見了什麼?

或許這是生命最後的課題,如同作家龍應台她父親過逝後才憬覺到:「有一個世界,我們肉身觸不到,肉眼看不見的世界,可能存在,不能輕忽。三四個人,開始談起自己的『親身碰觸』」的經驗,沙上有印,風中有音,光中有影,死亡至深處不無魂魄之漂泊。」

你相信奇蹟嗎?

一席話與一本書

圖片
這個星期五上午(11月9日)9點30分應台南市新世代婦女學苑之邀將在台南市政府永華市政中心東哲廳演講,題目是「共老的藝術」,下午則應成大教師會之邀在成大自強校區的奇美咖啡館,講第二人生,退休生活規劃。 下周三(11月14日)下午在屏東女中,跟家長談「快樂退休進行式」,晚上到高雄市國昌國中,講親子教養的主題。




一席話與一本書
有句成語從小被覆誦到大:「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其實這句話很不周全,也對也不對。   若以實質內容來講,一席話那裏比得上一本書呢?何況口語常常失之於誇張或者失之於疏漏,怎麼可能比得上寫下來的文章(更不用說一本書了)來得嚴謹,而且一場演講實質內容充其量頂多也是數千字的篇幅,世間許多學問很難用這區區的字數完整表達的。   不過話雖如此,我們還是不能低估一席話對一個人的影響,尤其人這種動物,親身感受、真實經歷比較能形成真正的改變,因此在現場氛圍所引發的激情或體悟也許是閉門苦讀再多年也難以達成的。現場的力量是我們願意花大成本到演唱會或球賽跟人擠人的原因,否則在家裏看電視轉播豈不是更清楚嗎?   因為我們人在現場,容易引起情緒的波動,我們知道,學習的動機往往來自於情緒,所以聽君一席話某些時刻的確也比自己不知所以然的看書來得有效。   自從2007年卸下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幹部職務,許多內外部的會務與活動以及數不清的會議都可以由新接任的伙伴負責,所以我多出來的時間就以寫作及演講當作社會服務的實踐。   為什麼是寫作與演講?   其實也是希望把我看到的,令我感動的,許許多多人的努力可以藉由文字與話語,將這些善意在世間流傳,因為「少年小樹之歌」這本書裏的這段話,正是我們的信念啊:「當你遇見美好的事物時,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它分享給你四周的人,這樣,美好的事物才能在這個世界上自由自在的散播開來。」 英國作家伍爾芙曾經說:「一切都不曾發生,假如它沒有被紀錄下來的話。」
  雖然紀錄下來也許很快被淹沒在資訊大海之中,但是,沒有留下紀錄,許多真實發生的事情就如煙塵消散在些空中,也許很快的連當事人也不復記憶。   當然,我們也可以這麼抬槓,如果會忘掉的就代表是不重要的,何必浪費資源去記它呢?不過,在一個公益團體裏,紀錄伙伴的付出與努力,並不是自誇自擂的炫耀,而是一種感謝,南方朔在「語言的天空下」書中曾經寫了一段話:「許多事,必須一直做下去,始能漸漸的被人明白。能被明白,就彷彿暗夜旅人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