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9的文章

大志向與小確幸

圖片
以前的人過的是線性人生,一階階往上爬,追求的是產值,以數字的增加及職位的高升為人生目的;但是現在年輕一代過的是非線性的人生,重視產值,不再追求數字而是重視工作內涵與對自己的意義。 大人們不要想去開導孩子,因為他們的價值觀跟我們不一樣的時候,是無法改變他們的。但是若大家真想幫助或指導年輕人的話,不是用開導的心態,而是展示更多的可能給他們看。比如說,不要說他們只想開咖啡館是小確幸,沒志氣,而是展示給他們看:「好,你想開咖啡館那很好,我就讓你看到全世界最好的咖啡館是什麼樣子」,然後協助他們了解,為何他們可以做到這樣子。 不要否定別人的價值觀,而是協助他們把生命活得淋漓盡致,以全部的心力智慧與感情,竭盡所能投入在想要做的事,不管是什麼事,就是一個不虛此行的人生。 精神科醫師王浩威就曾經提醒,社會在批評小確幸的同時,卻又提倡工匠精神,難道大家看不到這之間的矛盾嗎?備受尊推崇的德國、日本的職人、所謂匠精神,不就是小確幸的極致嗎?


瞬間的絢爛與凋零

圖片
社區大門居然成了賞櫻的拍照打卡的熱門景點.. 在社區內散步時碰到柳樹婆婆.原本沒認出來.她的長髮剪了.身材也精瘦. 她是荒野第一期解說員.早年荒野的暑期兒童營都由她擔任召集人.她也是荒野三峽連絡處負責人.  後面附上前些年寫的有關櫻花的文章



瞬間的絢爛與凋零

寒假過年前,AB寶邀請了與她們同年,在 台中讀曉明女中的品薰到家裏住。品薰是我高中參加童軍團時的學弟的女兒,是一位編校刊愛寫文章的文藝美少女。
吃過早餐,AB寶就帶著品薰在社區裏散步,我則趕著整理堆積如山的資料,也算是我的過年大掃除。 快到正午她們才回來,剛進門A寶就嚷著:「太誇張了,我們社區大門口竟然停滿了車子,擠了一大堆遊客在拍櫻花!」     B寶也覺得不以為然:「不就是幾棵櫻花樹嗎?有那麼稀奇嗎?」 有智慧型手機的品薰比較了解年輕人的心情:「現在拍照很方便,大家也流行四處打卡,時時刻刻在社群網站分享自己的見聞,好像也變成一種競賽,因此一知道那裏有好看好吃的,馬上就會蜂湧而至!」 我看她們三位美少女也在檢視自己相機裏剛剛拍的相片,就過去湊熱鬧:「品薰說的有道理,不過這幾年台灣到處都在種櫻花,以前是零零星星的一棵一棵夾雜在樹林裏,現在大家會刻意一整排一整排的種,甚至一整片林子都種櫻花,你們猜猜看為什麼會這樣?」     A寶搶著說:「一整排或一整片拍起照片,非常好看。」品薰思索著:「日本人很喜歡櫻花,他們也都習慣在櫻花盛開時扶老攜幼的賞花,已經成為一種重要的儀式,我們會不會是受他們的影響?」     B寶卻有點擔心:「整片櫻花林開花時好看是好看,但是把原本有各種樹木的森林砍掉改種單一樹種,似乎對生態環境不太好吧?」 我讚許她們:「你們說得都沒錯。在這個觀光休閒旅遊盛行的時代,再加上媒體喜歡報導這類題材,所以使得台灣到處都在種櫻花,我也覺得B寶的顧慮是對的,假如在住家庭院或馬路邊,多種幾棵櫻花樹那倒無妨,可是假如把整片森林或整個山坡地只種櫻花,那就真的有問題。」 我看她們三位美少女聽得很認真,就順著品薰提到的日本賞櫻的習俗,進一步跟她們討論日本人的櫻花情結。 日本人把櫻花視為國花,是大和精神的象徵,因為它開得絢爛,死得壯烈。 而且櫻花盛開的時候枝上只有鮮紅(或粉紅、紫紅)的花朵,沒有樹葉,而且一開幾千幾萬朵,更特別的是常常在一夕之間同時開放,滿山滿谷全都是,但是花期又很短,往往也在一夕之間全數凋萎飄落,尤其是吉野櫻這個品種,花瓣還鮮…